本司拥有世界各大名校包括澳洲、港澳台、韩国、加拿大、美国、日本、新加坡、泰国、
马来西亚、瑞典、乌克兰、英国、德国、法国、瑞士等教育培训行业的经验和优秀的教师资源
以及各种渠道资源专业办理国外部分高校大学学历文凭。欢迎新老客户代样来本司办理业务。咨询微信:18711838113

悉尼墨尔本或将设置移民人数上限!韩国文凭办

2020-06-13 07:24:10

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公布了最新的民意调查结果。
这次民调中,除了谭宝的支持率飙升之外,另一个令人瞩目的点莫过于“大多数澳大利亚人认为移民吸纳水平过高”。
这项调查由位于墨尔本的社会调查中心在今年3月5日至25日期间,通过电话和网络收集了全国各地的1200人的意见。
民调结果发现,反对当前移民率的比例比去年上升了14个百分点,达到了54%,而较2014年上升了17%。受访人中只有30%认为目前的移民水平是适当的,14%的人认为它太低。
民调显示,虽然大多数人都认同“澳大利亚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的开放态度,对我们作为怎样的一个国家来说至关重要”,但是他们认为移民水平过高是导致基础设施、住房和工资压力的主要原因。
洛伊研究所的民意调查还发现,认为政府“允许了太多的来自中国的投资”的澳大利亚人口的比例急剧上升。现在有近四分之三,也就是说有72%的人有这种观点,这一比例在2014年为56%。
 
就这份民调结果,西澳大利亚州自由党参议员Dean Smith在议会上对总理施压,称应该为悉尼和墨尔本的移民水平设置新的上限。
根据自由党参议员Dean Smith的说法,澳大利亚经济需要在下半个世纪新增1300万个工作岗位,才能适应人口的增长,而能否进一步降低移民水平,将成为选民关心的至关重要的问题。
啧啧啧,把选民搬出来说事,这位议员真是犀利。
尽管本财政年的移民配额远远没有达到当初谭宝政府设定的19万人次,但澳洲政界各方仍敦促谭宝政府进一步限制移民水平,以保护本国的生活水平。
Smith参议员说,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数据分析,澳大利亚劳动力市场在未来50年内可能翻一番,达到2680万人,因此过高的移民水平将是政府把失业率维持在目前的5.5%的巨大挑战。

他表示,这一统计还没有把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技术带来的影响算在内,在未来五十年内,这些智能技术不可避免地会对就业造成的潜在破坏性影响。
我们暂且抛开Smith参议员的其他观点不论,他提到的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技术带来的就业影响的确不是危言耸听。
就在今年2月末,澳洲国民银行(NAB)宣布在3年中裁掉6000名全职员工。
小伙伴乍看之下可能会觉得银行体量大员工多,6000人而已不用那么夸张。
但你们知道吗?实际上这6000人已经是澳洲国民银行18%的员工!18%!将近五分之一的人数,这绝对是一个足以令银行全体员工谈之色变的数字!
而这才只是开始,包括国民银行(NAB)、澳新银行(ANZ)、联邦银行(Commonwealth)与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在内的澳洲四大行都在行动,势要缩减员工体量,2018年预计将有2万名员工被澳洲四大行“踢出门外”。
而早在去年七月,Seek的总裁Andrew Bassat就发布过警告说,机器人取代人类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并终将引发一场就业危机,政府和企业现在就必须直面这一问题。
他说:“我们的大脑是我们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是现在,机器人已经开始变得比人类更‘聪明’,因此,人类失业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我没有看到任何领域创造足够的新工作去弥补失业的数量。即便是数据分析师和工程师这些没有人失业的行业,也没有产生足够多的、能够满足就业需求的新岗位。”
SEEK当时还盘点了最易被机器人取代的行业,制造业、餐饮住宿行业、食品服务业、零售业均榜上有名。
在制造业中,90%的电焊工、切割工、钎焊工都有可能被自动化取代。
在餐饮住宿行业,73%的工作都可以被自动化取代,包括点菜、上菜、制作热/冷饮、清理餐桌等。很多餐厅现在都在尝试自助点餐系统、甚至还有机器人服务员。
在零售行业,53%的工作都可以被自动化取代,比如运输和存储货物、管理销售记录、收集产品信息等。
而在澳大利亚从业人数最多的资源领域,60%的工作都可以被自动化取代。
Smith参议员引用统计局的数据分析结果表示:“这些就业数据切实凸显出澳大利亚非常高的移民率这在未来几十年对我们经济和社会的影响。”
他说,澳大利亚人口年增长率为1.63%,高于亚洲(0.9%),北美(0.73%),比欧洲高出20倍(0.08%)。
“不但应该降低来到澳大利亚的移民的总人数,还应该考虑对已经承受基础设施压力的城市设置国际移民人数的上限,” Smith参议员说。
“迁往悉尼和墨尔本的国际移民人数已创新高,为当地的基础设施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应鼓励新移民迁往澳大利亚其他地区,那里的基础设施面临的压力较小。”
就业、住房和基础设施给澳洲本地人带来的“三座大山”让越来越多人在移民问题上变得风声鹤唳。因而在明年大选即将来临之际,各党派自然是“顺应民意”不断就缩减移民向政府施压。
前有内政部长Peter Dutton曾提议将每年的移民吸纳上限从19万减至17万(但这一意见被总理谭宝和财长Scott Morrison先生拒绝)。
后有澳大利亚保守党参议员Cory Bernardi提出了一项动议呼吁政府重审移民吸纳水平,并确保其运行负荷澳大利亚人的经济、社会和安全利益。
此外,前总理Tony Abbott都向政府施压,要求每年将移民接纳水平减半至大约8万人,直到基础设施方面能赶上。(虽然他的言论也迅速遭到贸易部长Steven Ciobo先生和财长ScottMorrison先生的反对。)
一国党(One Nation)也在积极地就降低移民配额的内容展开宣传。
就连一向积极对待移民问题的新州政府面对“来势汹汹”的“削移民”论调都采取了委婉的立场。
作为吸纳了近十万海外人士的新州,政府坦言强劲的移民带来了许多益处,包括劳动参与率提高,因为移民多数处在适工年龄,并会催生经济需求。但是这也为该州的服务带来了压力。
“毫无疑问,问题在于我们不控制人口增长,但是我们不得不提供服务和基础设施。”新州财政部长Dominic Perrottet表示。
此情此景真是难免让我们这些海外人士觉得有些“四面楚歌”。
不过小伙伴别担心,虽然现在收紧移民的口号喊得勤,但谭宝政府目前并没有任何举措表示会进一步削减配额,我们就是当看大选前的各党拉票。

相关推荐

微信咨询 寒总监